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6条】 【 近期热评新闻排行榜 】 【 近期热门新闻点击排行 】   

川普欲“借俄制华” 俄美关系会否出现大反转?(图)

新闻来源: 参考消息 于 2017-01-11 8:47:12  敬请注意: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2013年,普京与蒂勒森在圣彼得堡会面。(法新社)



1月20日,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正式就任,新一届美国政府的对外政策也将就此展开。目前,特朗普的外交与国家安全团队基本成型,其对外政策也显露一些轮廓。其中,改善美俄关系成为引人注目的重点,坊间因此出现了“美欲借俄制华”等种种担心。但深入分析就会发现,即使特朗普有“借俄制华”的主观愿望,其与美俄关系的现实也相去甚远。美俄之间不具备切实的“合作点”,两国关系难以出现实质性回暖。


三个关键人物:“知俄”而非“亲俄”


在即将成为新一届美国政府的外交与国家安全团队中,迈克尔·弗林、雷克斯·蒂勒森和詹姆斯·马蒂斯分别被特朗普提名出任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国务卿和国防部长。很多人认为这三个人都与俄罗斯有过密切接触,提名意味着特朗普将大幅改善美俄关系。实际上,这三个人是“知俄”而非“亲俄”。弗林曾担任军方多个情报部门主管,包括参谋长联席会议情报主管、由美国领导的驻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情报主管和美国国防情报局局长。他在各种场合基本上是将俄罗斯、中国、伊朗、朝鲜、“伊斯兰国”组织并称为美国的“主要威胁”,并强调俄、中两国的军力增长会挑战美军的地位,呼吁美国不能轻视这“两个关键对手”的军力发展。蒂勒森领导的埃克森美孚公司尽管在俄罗斯有着许多业务,其本人也曾接受过普京总统授予的“友谊勋章”,但埃克森美孚与其俄罗斯生意伙伴的合作并非总是令人愉快。而马蒂斯最后的军职是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其职责是负责美国在中东的所有军事活动,包括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军事行动,这让他对俄在这两个地区的所作所为有着更清醒的认识。2016年8月,他曾与人联合撰写分析报告,公开指责过去三届政府基本上忽略了俄罗斯、中国和世界各地恐怖组织所构成的威胁。


政经安全领域:改善空间有限


更为重要的是,美俄之间缺乏广泛而又深厚的“合作点”,两国改善关系的空间十分有限。


从政治上看,尽管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显得与普京惺惺相惜,但这并不意味着双方拥有共同的价值观,而更多的是源于双方对现实的“不满”情绪。实际上,两者“不满”的对象却截然不同:普京不满的是苏联解体后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以及西方对俄罗斯的漠视、冷淡和压制;而特朗普不满的则是国内“建制派”的墨守成规和美国在国际体系中地位的持续下滑。随着特朗普正式入主白宫,他很快就会发现普京所反对的,正是他本人所要去捍卫和推进的。最终,特朗普所推崇的“美国优先”原则会与普京的“强国思想”发生严重冲突。


从经济上看,特朗普是一个有着浓厚“重商主义”情结的贸易立国论者,但美俄双边贸易额只有300多亿美元,对拉动美国就业、促进美国出口的效应微不足道。在能源领域,特朗普主张促进传统能源、特别是油气行业发展,力挺美国“能源独立”和油气出口。美俄在争夺国际能源市场份额方面的竞争也会逐渐浮出水面。


在安全领域,尽管美俄双方最近都表示应加强合作以缓和日益紧张的关系,但事实上两国的利益分歧远大于合作意愿。在核武器方面,双方签署的第三阶段限制战略武器条约尽管对两国的核弹头和运载工具数量进行了限制,但实际上美俄两国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核武库的现代化。更为重要的是,美俄两国在网络战领域实际已开始了正面交锋。在美俄双方和国际社会缺乏明确的网络战规则的时候,美俄在网络战领域的争斗将引发严重的安全危机。


地区热点问题:大国博弈升温


在地区热点问题上,双方相互妥协的余地也非常有限。在叙利亚,俄罗斯利用美国总统权力交接的“窗口期”,以强势军事行动帮助叙利亚政府军收复了阿勒颇,美欧迫使巴沙尔·阿萨德下台的计划完全落空。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会坐视俄罗斯在中东坐大,在总统权力交接的“空档期”过后,美国会很快调整目前无所作为的状态,随之而来的可能是美俄在中东的博弈升温。在乌克兰问题上,尽管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表示可能放松对俄制裁,但其就职后将会谨慎行事。这一方面是由于国务院、五角大楼等官僚部门认为放松制裁将“鼓励俄的冒险行动”,纵容其在“后苏联空间”及东欧地区四处伸手,因此将在一段时间内延续对俄制裁;另一方面是由于美国的欧洲盟国,特别是波兰、波罗的海三国等北约新成员将坚决要求美国履行其对盟国的安全承诺,特朗普不可能冒着跨大西洋联盟分裂的风险去讨好普京。更为严峻的是,随着2017年法、德等欧洲主要国家大选的到来,西方认为俄罗斯还会采取各种手段干预这些国家的政治进程,以使这些国家的政治格局向有利于俄的方向演化。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上台的特朗普是“反建制派”,但上台之后他将成为“建制派”,他不可能容忍俄罗斯颠覆整个西方的体制,美俄之间的“体制之战”将愈演愈烈。


需要强调的是,在国际关系行为主体日趋多元、议事日程日益复杂的今天,中美俄关系已不像冷战时期的中美苏大三角一样互动紧密,也不具备引发全球战略格局重大变化的决定性影响。中美、中俄、俄美三组双边关系各有各的内容、各有各的价值、各有各的发展逻辑,简单的“二对一”式的地缘政治对抗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作者为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教授)



网编:大实话

鲜花(3)

路过(1)

鸡蛋(0)
16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想说两句?直接写在下面吧
用户名:密码: [--注册ID--] 
 
新闻速递首页】【近期热门新闻】【近期热评新闻】【博论天下】【杂论闲侃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Hot news

Hot news

微信红包——支付宝红包——QQ红包——点卡充值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