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0条】 【 近期热评新闻排行榜 】 【 近期热门新闻点击排行 】   

“贾宝玉”怀念唯一的林妹妹:生为晓旭,死为黛玉(图)

新闻来源: 欧阳奋强 于 2017-06-19 17:10:23  敬请注意:新闻取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文 | 欧阳奋强


今年是《红楼梦》开播30周年,也是晓旭去世的第十个年头。她一生只演了三四部戏,却让观众永远记住了那个弱不禁风、梨花带雨的林黛玉,也记住了她。




都说晓旭是为林黛玉而生的女子,她塑造的林黛玉不可复制,此话不假。导演王扶林说:“演林黛玉后肯定演不了其他角色,因为她太像林黛玉,林黛玉已经是晓旭的个性了。”


晓旭后来在电视剧《家春秋》里扮演梅表姐,没能超越林黛玉,便心生退意。她说:“《红楼梦》给我开启了一扇大门,同时也给我关上了这扇门。”









后来,晓旭去了长城国际广告公司,第一个大客户就是大名鼎鼎的五粮液集团。说到酒,我和晓旭之间还发生过一件趣事。


有一次我去北京看望她,她打趣我:“我送你一瓶酒,分享我的成绩。”回到成都,我宴请朋友,打开盒子、拿出那瓶酒,一看就傻眼了:空瓶子。


当着大家的面我有些下不了台,就给晓旭打电话:“你给我的那瓶酒是空瓶子。”“呀,那是洋酒瓶子!”她既惊讶又有些内疚,一个劲儿地说“对不起”。“你又在捉弄我,拿我开心。”我说。“真没有,欧阳。我们都这么大了,不会再出点子捉弄人了。”她认真地解释。


爱出点子捉弄人的晓旭,我们是清楚的,多年过去,她这性子一直没变,还延续到了工作中。她和别人的创意送到客户那里,被选定的一般都是她的。那条脍炙人口的广告语“名门之秀,五粮春”,正是晓旭的作品。


有段时间,我和晓旭没有联系,我猜应该是大家都憋着一口气,要等自己有点成绩后再说。直到有一天,办公室的电话响了,我拿起听筒就听见一个女声:“我找欧阳奋强。”我说我就是。她问:“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当然知道,是晓旭。”我回答。


她又继续跟我开玩笑说:“当了四川电视台的副台长不理人了!”我怎么可能会当台长呢?急得我直解释,她才说好久没有联系,有些想念。


当时,我是开一辆小奥拓去机场接的晓旭,对她说:“你是北京大城市来的人,不习惯吧?”她回答:“你就是骑自行车,我坐在后面都高兴。”她说得很朴实,让我们之间的一点点生疏感一下就消除了。









2006年5月,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晓旭。她像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在吃饭时对我说:“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一次都没有好好聚过,今年想开个生日聚会,你再忙也一定要来。”


不久,她便被诊断患了癌,但当时我并不知情。为了给晓旭庆生,我还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一张她、张莉(薛宝钗扮演者)、邓婕和我在拍完“红楼”之后的合影。这是我们四人仅有的一次合影。









晓旭生日那天,我没有收到聚会消息,我想是她太忙,便给她打了电话,想把照片寄给她。电话那端,晓旭顿了几秒说:“正月你到北京再送给我吧。”


后来我才知道,此时的她已在长春百国兴隆寺开始了修行。初五,我在西昌邛海接到邓婕的电话,说晓旭要在长春出家,让我劝阻她。我一怔,打她电话已经关机。









朋友跟我说,晓旭出家那天,天清气和,祥光普照。落发后的晓旭虽缁衣布屣、洗尽铅华,却依然清丽纤美,如娇花照水、弱柳扶风。出家后,为避开北京的众多媒体,晓旭去了深圳。


在那里,她每天学法、念经,有时候晚上睡不着就写经。2007年“五一”节之后,晓旭便起不了床了。5月11日,她出现脉搏微弱等症状。


不久,我接到很多电话,说晓旭是因为癌症才出家的。我很生气,晓旭出家是想寻找一方自己的净土,怎么可能因为癌症出家呢?









我了解她的性格,她曾经对我说,“和你在一起我是最轻松的”,在我面前的她非常真诚直率。然而,当时和我在一起的袁玫(袭人扮演者)却告诉我,“是真的,晓旭是癌症,晚期。”听到“晚期”两个字,我脑子一片空白,赶紧拨打晓旭的电话,依然关机。


后来,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赶往山东临沂拍戏。这时,隔三差五便有媒体传来消息,说晓旭去世了,我一点都不相信,但要命的是邓婕的电话打来了:“黛玉、晓旭去世了,离开了人世,离开了我们。”怎么可能?晓旭就这么走了?我马上把手机关了,不想接听任何人的电话。


等我平复心情面对晓旭离世的现实后,打开手机,不断有记者打来电话,问我得知晓旭去世的消息后是怎样的心情。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避开人群,我和太太一起祈祷:希望晓旭在天国一切安好。









晓旭是在深圳出殡的,但因为工作和其他的事情令我无法前往。那个时候我只能哀叹:难道我们真的就应验了“宝黛”一场,却不能见到最后一面的魔咒吗?


我的缺席,导致了许多负面新闻的出现,大家没有看到想看的“宝黛”生死之隔的桥段。有人觉得我无情无义,只有一个朋友写的文章道出了我当时的心情:“欧阳奋强的沉默不是冷漠。”









晓旭出殡后,大家决定举办一个追思会。我想:追思会无论如何我得去,不去就失去了我对晓旭表达自己心情的唯一一次机会了。


李耀宗(《红楼梦》摄影师)打电话跟我说:你忙的话,我们开车去临沂接你。我告诉李耀宗:不用了,我自己飞到北京。下了飞机直奔大观园,看见眼前熟悉的情景,我心里却知道这一切早已物是人非。在签名簿上,我只写了4个字:“晓旭,想你。”


晓旭的爸爸说:“晓旭走了之后,她卧室的灯一直开着。”晓旭的妈妈说:“晓旭还会回来。”二老时常对着空屋子说:“晓旭,你回来,就闪一闪。”一直开着的灯,因为有些接触不良,当真就会闪几下。可有一次这个灯不闪了,晓旭的妈妈就哭了,说晓旭不高兴了、不回来了。









是的,晓旭不会再回来了。


天堂有了林黛玉,世间再无陈晓旭。




-背景音乐-


小野リサ 《来世迷梦》郑绪岚 《 葬花吟》


群星《宛如小河淌水》


-作者-


欧阳奋强,87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中“贾宝玉”饰演者,现为电影、电视剧导演。新书《1987,我们的红楼梦》在各大网站热销,此书是87版电视剧《红楼梦》开播30周年纪念活动官方图书。十点读书经授权发布本文,转载请联系作者。
网编:隔壁小王

鲜花(4)

路过(2)

鸡蛋(1)
1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想说两句?直接写在下面吧
用户名:密码: [--注册ID--] 
 
新闻速递首页】【近期热门新闻】【近期热评新闻】【生活百态】【娱乐八卦】【杂论闲侃】【唯美贴图】【文化长廊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Hot news

Hot news

微信红包——支付宝红包——QQ红包——点卡充值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