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6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助理示好不成诬告老学者性骚扰 教授反成受害者(图)

新闻来源: 英国那些事儿 于 2018-10-10 10:42:4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从MeToo运动自好莱坞开始,就有无数来自各行各业的女性勇敢地站出来,

讲出自己遭受过的伤害和侵犯,对施害者追究责任和加以谴责。

于是我们也陆续看到许多曾经表面光鲜亮丽的社会名人“跌落神坛”,

为自己曾经的行为付出法律上的、经济上的、名誉上的代价。

但是,在这场运动中也有许许多多的案子,

是即使获得了巨大的关注度也依然没有查清楚的。





在情感上,人们愿意支持和相信每一个潜在的受害者,

但因为缺乏证据,人们并不能够保证每一个声称被侵犯过的人说的都是实话,

进而也无法确认,Metoo运动是否会变成一种报复指责他人的武器…

今天要说的这个学者的遭遇,正是在这场反性侵运动中,一个很值得思考的案例。



今年52岁Theodore Piepenbrock博士是一名在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做研究的学者。

他是一名经济学家,也是伦敦政经全球管理硕士课程的副主任。

他的妻子、今年49岁的Sophie Marnette也是一名学者,在牛津大学做中世纪法国史研究的教授。

两人从学生时代相遇开始就互相扶持,

感情很好,生活一直以来也都很平静。

但是这种平静,被Piepenbrock博士的助理打破了。





Piepenbrock在学校研究时,有一名20多岁的女助理协助他的工作,媒体并未透露她的真实姓名,以下暂且称她为D助理。

年轻的D助理工作的时候,似乎总是对Piepenbrock本人很感兴趣。

根据Piepenbrock回忆,在办公的时候,

D助理常常穿着非常短的裙子,用手或者膝盖撑着,趴在地上插电脑线、捡东西,

所以时常常会露出她的内衣。




Piepenbrock不经意看到过几次后,觉得这种行为可能有点不合适,也有一点担忧D助理的做法在办公场合是否得当。

于是,回到家后,Piepenbrock把D助理的行为和自己的担忧告诉了妻子。

夫妻俩讨论商量后,决定邀请D来自己的家里做客:

也许D是真的对Piepenbrock有好感,或者只是误会也说不定。

如果是前者,邀请她来家里做客,让她看到Piepenbrock和妻子的婚姻生活很幸福,也许能够避免更尴尬的事情发生。



在这次做客中,D助理并没有任何一丝越线的行为。

Piepenbrock和妻子觉得,自己该表达的意思也表达出来了,今后大家依然维持正常的同事关系就行。

不久后,Piepenbrock同意让D按照原计划陪同他参加去美国的访问演讲。


事情似乎得到了解决,去美国的行程也如期进行。

然而没想到的是,在美国期间,Piepenbrock和助理同事们都住在酒店,

某天晚上,D助理却只穿着上衣,打开了自己房间朝着Piepenbrock房间的门,

被Piepenbrock再一次提醒之后,D恼羞成怒地和Piepenbrok吵了起来,

并且扬言到:

“我会让你后悔你现在的决定!我会毁掉你的生活和你的职业生涯!”




当天D助理就打电话给LSE控诉了Piepenbrock一番,声称Piepenbrock在美国期间对她实施了无礼的性骚扰。

而LSE也迅速反应,支持D助理离开酒店,从演讲的地点西雅图前往纽约自己母亲处。



于是,访问还没有结束,Piepenbrock就因为D助理的投诉被学校调查是否有行为不端。

而在此期间,D助理也把这种针对Piepenbrock的骚扰指控,

从LSE传到了Piepenbrock曾工作过的其他地方:

杜克大学,以及《经济学人》杂志。


这种指控虽然并不是经过法庭发出的,但却有着不输于法律指控的打击作用。

加之现在的反性侵潮流氛围,Piepenbrock的生活很快就受到了影响:

虽然D助理说的话都是未经证实的八卦,

但人们在无辜的年轻女助理和权威的年长学者之间,似乎很难相信后者是完全无辜的。

渐渐的,Piepenbrock发现学校里的人都开始疏远他:

原本早上见面了会问声好的同事,开始对他不理不睬;

当他走进电梯的时候,其他人都会走出去避免和他共处一室;

学校也发起了对Piepenbrock性骚扰一案的调查。

Piepenbrock受到的压力可想而知。



然而,学校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发现Piepenbrock性骚扰D助理一案确实是“尚未得到证实的传闻”,

没有任何证据就对一名学者发起诘问和调查、不顾对他的名誉的影响,确实有所不妥,

所以LSE的校长Craig Calhoun也亲自写信向Piepenbrock道歉,

认为学校在处理D的投诉的时候,方式方法存在失误和缺陷。




但是,此时此刻洗清性骚扰嫌疑的Piepenbrock依然高兴不起来,他对学校单纯的口头抱歉感到不满:

因为D助理的莫名指控,他短时间里遭到了各种巨大的压力和质疑,陷入了严重的抑郁中,

学校把他当做潜在施害者大肆调查了一番、名誉造成了损失后,简单的一句道歉就能让事情都恢复原样吗?




于是,Piepenbrock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认为学校应该对没有能够恰当处理D助理的投诉,从而给自己造成了巨大压力的失职而负责,要求学校赔偿自己400万英镑。

然而经过法院裁定,法官Nicola Davies驳回了Piepenbrock对学校的赔偿要求,

法官认为,D助理并没有骚扰Piepenbrock博士,

因为她没有采取“恶意的、压迫性的、不可接受”的行为。

她的做法只是“担心其他年轻女性可能受到了同样的待遇”,因此才提出了对Piepenbrock的指控。

而LSE在处理D小姐的投诉时,,应该制止却没有及时D助理向周围传播她的指控。确实存在着一系列的失误,产生了一些不必要的拖延。

但学校也不能预见到,这种指控会造成Piepenbrock的严重抑郁。

所以,法庭也没有对学校、或者D助理本人的行为作出任何裁决。

也就是说,虽然学校已经证明Piepenbrock博士的确是受到了不实指控,


但D助理本身提出指控时,也不是“恶意的、不可接受的”,所以并不算骚扰,不用追究责任。

学校虽然处理不当,但并没有原则性的错误,只是有些延迟和失误,所以也不予追究。


对于这个结果,Piepenbrock博士表示自己还会上诉,并继续在就业法庭向学校提出赔偿要求。

在最近的一份声明中,他这样解释道:

“在MeToo时代,当针对女性的性侵犯、性虐待终于能够被正确地解决时,

我们如何平衡男性和女性的权利,是否需要保护女性的同时也注意保护男性呢?

我希望我的故事,从另一个角度帮助人们展开一场明智的辩论,

让怀揣善意的人们,共同来解决我们这个时代这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也许,Piepenbrock博士就算再一次上诉,也拿不到这份400万英镑的赔偿金,

但就和他自己在裁决结果出来后发出的声明所说一样,

他的案子本身是具有警示作用的。

从网友的反应来看,很多人也对法官的裁决表示迷惑不解。

“这就很让人困惑了。她被证明是在说谎,

但法官还是说她‘只是想要避免其他女性也受到同样的遭遇’,

什么样的遭遇?这是真的还是假的?还有为什么报道中不提她的名字呢?她才是那个发起骚扰的人啊不是吗?”



“要理解法官到底有没有认证是否有侵犯发生,真的很难。

这种模棱两可的说法,既对那些性侵案中的受害者没什么帮助,也对那些被错误地指控行为不端的受害者们无用。”



“一名女性法官说LSE无法预见到这种指控会带来抑郁?

这名学者都被拿出来示众了,天知道这种事儿会对他的家庭生活、他的同事关系产生什么影响。

我只能说,他还带着这名助理去参加美国演讲真的是太蠢了。”






很多人对于报道中只提了Piepenbrock姓名和资料,对D助理保持匿名表示不解。

但也有人解释道,正是因为Piepenbrock自己愿意站出来发表公开声明,所以他的姓名才会被放到报道中来。

而目前《泰晤士报》的报道也是从Piepenbrock和法庭公开的部分资料中来描述整个事件,

之后会不会还会有新的“D助理的版本”,谁也无法确定。

但从这次案件中,人们的确应该意识到,

反性侵、反性虐,其实并不是一项“打击男性、保护女性”的武断运动。



在现实生活许多场景中,女性的确常常是弱势的受害者一方,

但这并不代表,男女之间应该完全对立起来;

也不代表女性能通过这场反性侵浪潮,打压男性来获得自身地位的提高;

更不代表,个体可以利用这场反性侵浪潮,对其他无辜的个体施加名誉上的报复性行为。




所以,我们在支持性侵受害者维权的同时,也应该保持理智。

就像从前不应该在每次有性侵事件发生时,都去审视受害者身上是否有一些“诱人犯罪”的特质,将过错归结于受害者行为不当;

如今在反性侵浪潮中,我们也不能想当然地在每一次指控之声响起时,

就认为被指责的施暴者都是十恶不赦的坏蛋,

在没有任何证据和调查之前,就主观地认定“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希望随着MeToo运动的继续,社会在矫正对弱势群体长期以来存在的性剥削问题同时,

人们也能保持理智,不去吹捧“女性压倒男性的虚假女权”;

不要未经判别和思考,随着思维惰性简单地选边站、贴标签。

毕竟,人言可畏,谣言也是可以“杀人”的武器。




Ref:

https://www.thetimes.co.uk/edition/news/spurned-seductress-was-allowed-to-ruin-my-life-claims-academic-theodore-piepenbrock-7t2vflvjg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6259513/Academic-52-loses-4m-claim-against-London-School-Economics.html

--------------------------------------

凌雪岚love:矫枉过正的时间段马上要到了,只怕最后的反弹会毁了女性这么多年来争取的权益和塑造的正常形象




Despairs_the_dance:这种诬告行为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她这种行为给真正的受害群体抹黑。




黑皮熊猫_咸竹笋:恶意不分性别,只能寄希望于人记得每天出门带脑子




绒螯蟹:活在米兔被官方忙不迭灭火雁过无痕的时代谈什么矫枉过正呢




书中境:这事在日本也有挺多的,说实话有没有me too这件事的起因经过结果也不会有太大区别,社会本来一直都有一种鄙视色狼的风气存在啊,只是me too在这种冤假错案上一直都是推波助澜的形象就很败好感




Snow_No1:不知道说啥好,虽然猜到了会发生这种事情……




沉沉沉沉浮74839:男女平权值得提倡 说谁优于谁的都是睿智 文中的女助理和法官都是辣鸡
网编:爱国者

鲜花(0)

鸡蛋(0)
1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byronliu[♂进士☆♂][个人频道][个人动态]发送时间: 2018年10月10日 11:02:21
教授是不是真的想‘雨露均沾’是个永远也揭不开的迷, 只有当事人知道,但他/她们现在也不可能告诉你真相了。如果教授真的是完全无辜,他作为两人关系中较为主动的一方,完全能做到不给助理任何机会单独接触自己, 这大概 也是多数人责难教授、同情助理的原因。

这就是METOO运动的困境,不的高不行,搞过了有害。
评论人:夜来风雨[★☆花落知多少☆★][个人频道][个人动态]发送时间: 2018年10月10日 12:10:42
 回复1楼:
完全不给助理单独接触自己的方法??
你教教大家:一个教授和他一个女助理,如何可以不单独相处一个实验室,一个办公室?单独处理文件而教授可以不进去指导和建议??
要不就是让领导多配一个男助理给教授,不过学校干么??
助理是干啥的?你应该知道,要是教授还要第三者进行干预工作的话,那还要这个女助理在这里吃干饭呢?
比如教授一个人在自己办公室里处理文案,女助理搬着一堆文件进来跟教授商谈如何搞这些文件,最少俩人在办公室里呆上一小时,有可以性侵的时间,那么按照你的理论,这时教授应该再叫第三个人进来帮忙一起处理文件,以示清白??还是违法的在自己办公室里偷偷安装摄像头?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学习园地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