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9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加州伯克利法学院要改名 背后有段华人屈辱史(组图)

新闻来源: 美国中文网 于 2018-11-18 9:19:14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一个被所有在美华人铭记的日子。

这一天《排华法案》颁布

从此,

华人不得入境入籍,不得和白人通婚,不敢回国探亲。

六十年的排华历史

让无数人一叶飘零,客死他乡难归故里。

据美国中文网11月16日消息,因为涉嫌种族主义,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更改了已经沿用一个世纪的院名“Boalt Law School”。



图源:美国中文网

 

Boalt Law School的名字来源于旧金山律师John Henry Boalt。

 

在上世纪初期,Boalt的遗孀以Boalt的名义给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一笔可观的捐赠。从此以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便以他的名字命名。

但其实,Boalt 是一位种族主义者,更是1882年《排华法案》的推动人。



图源:美国中文网

 

两年前,法学院的讲师Charles Reichmann无意中发现了一个一本写于1877年的小册子。

 

在这本册子中,出现大量限制中国移民的言论。还称中国移民将各种恶习带到了美国;中国人与他们截然不同,永远不可能在美国被同化。

这本小册子的作者,正是John Henry Boalt本人。

据Reichmann表示,Boalt一生并没有非常大的功绩。他最为人知的“成就”就是在排华上的立场和言论。他试图将中国人从美国完全驱除。

这件事被Reichmann写成文章发表在《旧金山纪事报》上后,引起了非常大的社会讨论。因为涉嫌种族主义,法学院成立了委员会,专门讨论是否不再使用Boalt的名字作为学院名及教学楼名。



图源:美国中文网

经过长达一年的讨论,法学院决定不再使用Boalt命名教学楼,也停止在学生及校友组织中使用“Boalt”。但最终是否修改,还要等到伯克利大学的校长定夺。

 

《排华法案》是中国人的耻辱,更是在美华人心里永远的伤痛。

 

但是,在长达一个世纪的日子里,无数华人和中国留学生走进这间教学楼,却不知道院名背后隐藏的这段历史。

 

这是一种怎样场景,更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今日发生在伯克利的事,让小编回忆起第一次了解《排华法案》时的震惊、愤怒与无奈。也让小编想起深藏于纽约中国城的美国华人博物馆(MoCA)。

 

相较于大都会博物馆的热闹与喧嚣,美国华人博物馆的门口总是略显冷清。甚至一不留神,人们便会错过它的大门。

 



 

一扇大门,两番天地。

 

门外面,是人流攒动、烟火气十足的Canel St Station;

 

门里面,是中国人的百年屈辱,是在美华人至今都不曾愈合的伤痕——《排华法案》

 

这部法案,是第一部限制特定族群移民并禁止其成员入籍的美国法律。

 

它让中国移民被排除在美国宪法赋予的权利之外,

让华人在百年以后,都不能从心底自信起来。



一切似乎还要从1840年说起。

 

1840年

回头,

最后看一眼村庄,

我心如刀绞。

 

我独自启程,

却不是唯一,背井离乡,远涉重洋,

到新世界去闯荡。

 

万里远航,云水茫茫。

命运难知,我心彷徨!

这首小诗被刻在MoCA一进门的墙上。

 

当时的中国被西方列强撬开国门、用鸦片麻痹了思想。前往异国他乡谋生是很多中国人的出路。

 

与此同时,在太平洋的另一端,在美国加州,一场金色的淘金梦正在华丽登场。

于是第一批广东人开始远走他乡,开始了“淘金梦”,开始了属于中国人的移民浪潮。

除了淘金热,1865年美国开始修建太平洋铁路。这条铁路更是为中国移民涌入美国打下基础。

但是谁都没想到,这所有的这一切,都为《排华法案》买下伏笔。



图源:American-Rails

 

修建铁路需要工人。但是1865年的废奴法案,让那些原本需要大量劳作的地方失去了大批劳动力。而吃苦耐劳的中国移民,正好缓解了当时的劳动力短缺。

 

铁路的总承包人克罗科说:能修长城的民族,当然也能修铁路。不够高大、但勤劳薪水低又安分的中国人成了雇主的心头好。

 

于是,中国人从西岸,爱尔兰人从东岸,开始用自己的生命铺就这条被称为“世界七大工业奇迹“之一的太平洋铁路。

 

据统计,从1865年到1869年四年间,约有14000多名华工参加筑路工程,占工人总数的90%。



图源:Kamloops Daily News

 

MoCA 展品

当日报记者询问MoCA的馆长Nancy Yao Maasbach关于当时华工的工作状况时,却得到了令人伤心的回答:

“当时的中国人只有两个名字,一个是John, 一个是Charlie。John代表了中国商人,而Charlie(音译:苦力)代表了靠体力吃饭的“中国苦力”。



MoCA馆长 Nancy Yao Maasbach

 

严寒酷暑,崇山峻岭,沙漠盐湖。毫不夸张的说,华工修筑的1100公里铁路,每根枕木下都埋葬着一具他们的尸骨。

 

中国华工用汗水和生命,将“铁路长城”修在了美国的土地上,却没能修进美国人的心里。



MoCA 展品



图源:National Park Service

这张著名的照片拍摄于铁路竣工时(1869年5月10日)。但就是这样一张历史性的照片,却没有一个中国华工的身影。

 

在通车庆典中,除了一位华人监工外,没有一位中国华工受邀到场。

庆功会的主讲人说:

“这条翻越内华达雪山、堪称奇迹的铁路能够完工,是得益于加州人民血管中流淌的四个伟大民族的血液,包括法国人的勇猛、德国人的睿智与坚定、英国人的不屈不挠、以及爱尔兰人的耿直与真性情。”

 

但对于中国华工的付出,却只字未提。

 

更令人寒心的是,在铁路竣工后,美国开始了排华运动。



因为吃苦耐劳,中国人深得美国人欢心;

因为吃苦耐劳,中国人被美国人“赶尽杀绝”。

铁路竣工后,大批中国华工需要找到新的工作。但是19世纪70年代的美国,济经济萧条,华人抢走了原本就不多的饭碗。

中国人被美国人嫌弃了。

在谈及排华原因时Nancy提到:“当时的美国人感到压力倍增。他们不知道要拿这些中国人怎么办?还有那么多欧洲人,白人需要工作。于是,他们不再需要中国人。

“他们大喊,No Chinese! No Chinese! Chink Chink! Chink!”



图源:Arizona public Media

随着反华排华情绪的高涨,在美华人饱受不公。

 

中国移民被排除在美国宪法赋予的权利之外。

中国移民没有投票权,没有任何政治地位。

加州议会出台法律向非美籍矿工征收高额“执照税”。

华人无权在法庭上对涉及白人的案件作证,剥夺法律自卫权,认人主宰命运。

 

为了生存,深受排挤的华人只能做白人不愿做的下等工作:洗衣服。



MoCA 展品

但是旧金山参议会却颁布禁令,禁止行人在大街挑扁担搬运货物。这条法令是冲着华人而来,因为只有他们才需要用扁担给客人挑送洗干净的衣物。



图源:Angelfire

 

在《The Chinese in America》 一书中,作者张纯如引用了一张19世纪美国流行的除害虫广告。图片中留着辫子的大清中国人,手中拿着老鼠,影射中国人吃害虫,本身也是害虫,必须被彻底灭除。



 

随着排华情绪的高涨,1882年5月6日,成为了所有在美华人不会忘记的日子。

这一天,美国时任总统切斯特·阿瑟正式签署《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

 

法案规定:10年内,禁止被矿井雇佣的有技能或无技能的华人劳工和农民(不包括商人、教师、学生、旅行者和外交人员)进入、移民入籍美国。

一向被认为是中国脊梁的农民成为了“过街老鼠”。

 

马克吐温短篇小说 《哥尔斯密的朋友再度出洋》写到,美国梦对当时的华人来说不再金灿灿。主人公艾送喜的遭遇就是所有华人的缩影。

这是美国历史上首次禁止一个种族入境,首次禁止一个种族入籍。

中国人“有幸”成为了唯一的群体。



图源:California Historical Society

在美国华人博物馆,有这样一把特殊的椅子。



MoCA 展品

 

椅子旁边的墙上,写着这样一句话。



MoCA 展品

 

坐下,接受询问。

你能回答这些问题吗?如果不能,你将被遣送。

 

当时入关的所有华人都会面临极其严苛的问询。图中的椅子,模拟的便是当时的情景。

 

你来自哪?

你父母的名字是什么?

他们是哪里人?

你家在哪?

详细地址是什么?

你家的地板、天花板是什么样子的?

......

 

任何一个问题,都可以成为华人被遣返的理由。

 

周围所见,周围所闻,都在表达:“中国人一定要滚!”

美国不欢迎中国人。



MoCA 展品

不仅仅是华工,《排华法案》同样影响的还有已经在美定居的华人。

法案剥夺了这些人的美国国籍,让他们永久性的成为了外国人。并且法案于1884年细化,将适用范围扩大为华人种族,无论这个人的国籍究竟属于哪里。

 

随后,华人被禁止在离开美国后再次入境,《排华法案》有效期延长至1902年。而1902年后,该法案被无限期延长。



MoCA展品

每扣动扳机,后面的人便会拉华人的辫子,踢华人臀部

1865年,美国因废除黑人奴隶制,宣布自己向民主迈进了一步。

 

20年后,一场始于民众,成于政府的种族主义,又以另一种赤裸裸的方式卷土重来。

直到半个世纪后,通过一代代华人不断的抗争,《排华法案》才被《麦诺森法案》废止。

已经居住在美国的华人可以归化美籍,不必东躲西藏,每年可以有105名华人移民美国。



1943年,当时任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在签署《麦诺森法案》时表示:

“国会也会犯错误。我们要有足够的勇气承认过去的错误。废除《排华法案》,我们纠正过去对我们朋友不公正的行为,纠正了历史性的错误。”

 

错误真的可以被纠正吗?法案废除了,华人的身份就得到认同了吗?

 

在加州,华人禁止与白人通婚的规定直到1948年才被废止。又过了19年,美国最高法院才一致裁决禁止跨种族通婚的法案违宪。

 

美国华人被歧视的状况,并未随着《排华法案》的废除而停止。甚至在1970年代,排华现象仍然随处可见。

 

据Nancy回忆,她还在上小学的时候(1970年代),每当校车经过时,几乎每一次,都会有同学冲着她喊:

“Hey! Chink!” 

“Chinese! Japanese! Look at this!”



图源:Someecards

她的名字也会成为嘲笑的对象。

 

因为电影《The World of Suzie Wong》中饰演华人妓女的演员也叫Nancy, 所以,妓女角色的名字,“Suzie Wong”,便成了她的"别称"。

 

Nancy说:“在纽约这个城市长大,当每天都发生着这样的事情,你很难不会变成一个刺猬。现在,每一个人都对我说,你人真好,但是,在7岁前,我就像是刺猬。别人骂我的时候,我会骂回去,甚至比他们骂的还难听。我必须保护我自己!我要让自己像贝壳一样,即使里面再受伤,外面也要刀枪不入。”



图源:Amazon

 

或许你会说,如今又过去了将近半个世纪。今天的世界和昨天的世界还一样吗?

 

11月2日,经过15天的庭审,亚裔控告哈佛招生歧视案在波士顿结辩。因为案情复杂,最终判决还要等待漫长的8个月。

 

这场旷日持久影响广泛的的案件,哈佛大学因在招生过程中歧视、区别对待亚裔学生被“学生公平入学”组织指控。特别是在“个人评分(Personal rating)”上,哈佛一直给亚裔学生打低分。

 

虽然哈佛大学极力辩解,但数据和证据都无法证明,哈佛招生系统中不存在种族歧视。



图源:纽约时报

 

Nancy也曾申请过哈佛。因为是亚裔,她也被哈佛区别对待过。

 

Nancy告诉日报的记者:

“当时我去了全纽约最好的高中。高中毕业时,我申请了哈佛。学校同时申请哈佛的还有另外8个亚裔学生。

虽然我们八个人迥然不同,但我清楚的记得,学校只派了一个亚裔招生官面试我们8个。

为什么?因为我们都是亚裔吗?因为我们都是亚裔女生吗?

因为,他们只打算录取1个。

最后,那个泰裔的女生被录取了。但事实上,我们8个人或许都有资格进入哈佛学习。

每个人都知道,类似的事情,每年都会发生。”

 

排华像一根刺,深深扎进了美国人的心里。

 

直到今天,《美国法典》第8篇第7章的题名依然写着“排除华人”(Exclusion of Chinese)的字样。



 

一百年来,《排华法案》不仅让几代华人在生理上苦肉分离,更对华人的精神、心理和身份认同带来了伤害。

 

无论你是否在美国出生,无论你是第几代移民,似乎永远逃脱不了这样的问题:

 

Oh, I mean where are you originally from?

 

因为我们拥有一张亚裔的面孔吗?

 

因为亚裔面孔,所以我们是外来者,

因为亚裔面孔,即使我们出生在这里,即使我的父母出生在这里,我们也应该是外来者。

 

“为什么一个世纪过去了,当华人为这个国家修建了铁路,为美国《移民和国籍法案》的颁布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为这个国家设计修建了越战纪念碑,为这个国家付出了无数之后,我们依然还被认为是外国人。”

——Nancy

 



Wong Kim Ark,《移民和国籍法案》的奠基人

图源:vdare.com

这不仅是美国的问题,也是我们自己的问题。

 

Nancy 曾被多次邀请到华人学校和社区演讲。当她提起《排华法案》时,不要说中国留学生对此并不熟悉,许多在美长大的华人也表示并不知道,或者知之甚少,

 

百年的屈辱历史,随着时间的流逝,被渐渐遗忘了。

 

有人会说,我们早已和以前不一样,中国早以和从前不一样。现在,更多移民来自上海,来自北京,来自大城市。他们更加现代,更加国际化,早已和1840年第一批兴建铁路的华工不同。

 

“但事实是,我们都一样。”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我们都遭受或者正在遭受着被区别对待、被排挤的痛苦,或许只是形式的不同。

我们应该感谢最早来到这片土地的华人,因为他们不断的抗争,我们现在才可以上大学,才可以拥有投票权,才能做我们曾经不能做的事。”

——Nancy

 

当有一天,

每一个华人都知道美国的Bing Cherry原来是中国人培育时,

 

知道Wong Kim Ark是争取“在美出生公民权”的鼻祖时;

知道骆家辉是美国第一位华裔州长时;

知道黄宗霑被视为美国电影史上最优秀的摄影师之一时;

知道Margaret Jessie Chung是首位加州美籍华裔女医师时;

知道华裔生物学家张明觉的研究促成首个试管婴儿诞生时;

知道朱美娇是美国最早的华裔女飞行员之一时;

 

知道Yung Wing 是第一个从美国大学毕业获得高等学位的中国人时;

 

当每一个华人都能能脱口而出那些历史上的英雄时,

 

我们才能真的不再被这片土地上的任何一个人忽视。
网编:和评

鲜花(1)

鸡蛋(0)
9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aqw[♂大司徒★★★★☆♂][个人频道][个人动态]发送时间: 2018年11月18日 9:47:09
史坦福大学到二战结束……才允许华人学生入住学校宿舍。之前是不允许华人学生住校。
评论人:smithcat[♂知县★♂][个人频道][个人动态]发送时间: 2018年11月18日 12:07:40
现在就该发起一次CHINESE LIFES MATTER.
评论人:fterrydog[知县★][个人频道][个人动态]发送时间: 2018年11月18日 12:54:36
1830年5月28日,民主党创始人Andrew Jackson总统签署“印第安人迁移法案”,烧光印地安人村庄, 强行把印地安人赶出家园;
1861年4月12日,民主党为了保卫南方的奴隶制度,与共和党总统林肯的北方展开了四年南北战争;
1867年,民主党人Nathan Forrest当选为3K党首任领袖,支持永久种族隔离并杀害黑人;
1868年, 民主党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Horatio Seymour和 Francis Blair打出竞选标语:“这是一个白人国家,让白人来统治!”;
1882年,民主党议员在国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排华法案》;
1942年2月19日,民主党总统罗斯福发布9066号行政命令把十一万日本人送进二战集中营。

自2014年起,所有亚裔细分法案都是由华裔民主党议员提案,这些出卖同胞的议员是:加州SCA-5号案:Carol Liu 刘璿卿;加州AB1726号案: David Chiu 邱信福、Philip Ting丁右立、 Edwin Chau 周本立、Judy Chu 赵美心;纽约州A9792号案: Grace Meng 孟昭文;纽约州251-A号案: Margaret Chin 陈倩雯、Peter Koo 顾雅明。
评论人:august[♂太守★☆♂][个人频道][个人动态]发送时间: 2018年11月18日 13:49:44
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
评论人:whatiswrong[♂布政使★★☆♂][个人频道][个人动态]发送时间: 2018年11月18日 9:31:01
这不算什么。什么时候斯坦福大学改名,把斯坦福从校名中去掉才算有点儿意思了。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史海钩沉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