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6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丑闻、官司、受害者 百亿保健帝国的“阴影”(图)

新闻来源: 剥洋葱 于 2018-12-26 10:27:32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12月25日中午,“丁香医生”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将权健自然医学集团(下称“权健”)推上风口浪尖。

文中指出,这家年销售额破百亿的集团,以保健鞋垫和负离子卫生巾起家,用近乎传销的推广方式,在全国铺开7000多家加盟火疗店。不幸的是,一些参与者不仅搭上钱财,更有人烧伤、致残,甚至丢了性命。

针对此项质疑,12月26日凌晨1时30分,权健集团旗下的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微信公众号发布了《权健官方严正声明》(以下简称《声明》)。该《声明》称,12月25日,“丁香医生”发布不实文章,利用从互联网搜集的不实信息,对权健进行诽谤中伤。

《声明》表示,“丁香医生”利用多年前互联网失实的叠加信息进行炒作,关于其不实报道中提到的女童周洋,权健从未官方宣传为其治愈的相关信息。同时,赤峰市松山区人民法院对该事件调查取证,于2015年4月,判决周二力败诉。

12月26日一早,丁香医生微博转发回应权健“声明”,表示“不会删稿,对每一个字负责,欢迎来告”。中午,新京报记者自丁香医生方面获悉,公司已经收到来自权健集团和权健创始人束昱辉的律师函。



丁香医生收到的权健公司律师函。受访者供图

权健集团和权健创始人束昱辉的委托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如果丁香医生方面拒绝撤稿和道歉,是否对其发起诉讼还要看委托人的意愿。

天津市武清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这边正在核实,涉及到的问题都会进行核实,如果有消息再进行回复。”

权健败诉后拒绝赔付

《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中写到,2015年,内蒙古的4岁小女孩周洋患有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原本,周洋在北京儿童医院化疗,但其父亲周二力不忍其忍受化疗的痛苦,暂时中断了医院的化疗。

周二力开始向媒体求助,权健公司联系到他,主动提出,可以提供“抗癌秘方”。周二力付了5000元现金(权健后来辩称是免费赠送),得到了权健的“抗癌”产品:一款紫草体用精油、一款粉末状固体饮料、一袋没有配方说明的中药制剂(束昱辉开的)。

在吃了两个多月该产品后,周洋病情恶化,于八个月后离世。而在周洋服药期间,网上开始流传着一个标题为“周洋生殖细胞瘤被权健秘方治愈”的视频。为让权健公司删除网络相关信息并致歉,周二力把权健告上了法庭。

2015年4月,赤峰市松山区人民法院的判决显示,无法证实这些互联网上的侵权行为(虚假宣传周洋病情,使用周洋的肖像和姓名)出自权健公司官方,判决周二力败诉。

这不是权健第一次陷入法律纠纷。新京报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后发现,共有124篇裁判文书包含“权健”一词。其中,大多数案件与权健火疗事故、传销相关。

2016年5月8日,同样是在内蒙古,发生了一起因接受权健“火疗”致死的案件。

当日上午10时许,科尔沁的包青河领着父亲包向春,到包金英经营的“科右中旗金英养生火疗馆”进行“火疗”。因该火疗馆及工作人员白顺文不具有相应的资格,且火疗不当,导致老人包向春突发心脏病死亡。

科尔沁人民法院认定,“被告包金英作为科右中旗金英养生火疗馆的实际经营者,未尽到管理监督义务,而且明知被告白顺文没有火疗资格的情况下允许他到火疗馆做火疗,存在过错,应承担赔偿责任。”同时,被告白顺文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权健集团并未被起诉。


在众多与“权健”相关的案件中,被处罚的都只有经销商、技师或销售团队,权健往往置身事外。只有在2016年肖重妹案中,权健公司未能脱清干系。

2016年3月7日,肖重妹在“权健自然医学美容院雅丽工作室”火疗过程中,因总部派来交流的指导老师张保利操作不当导致其右上肢、胸腹及后背等多处皮肤被酒精火焰烧伤,后经鉴定,肖女士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伤残程度为九级伤残。

深圳市中级法院认定,黄雅丽工作室虽没有与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书面的加盟关系,但给受害人做火疗的门店招牌里有权健,介绍的也是权健火疗服务,微信聊天记录在内的证据都显示,参与者自称是权健的人,并以此发展下线。

法院认为:无论是外部宣传还是内部关系,权健公司都跟火疗店存在重大关联的高度可能,判决涉事工作室黄雅丽、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须赔偿肖重妹经济损失272001.05元。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随后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12月26日下午,肖重妹的诉讼代理人肖寒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虽然二审之后原告申请了强制执行,但被告加盟商黄雅莉、 张保利以及权健集团仍拒绝赔付,并提出再审。肖寒表示,案件在审理期间,具体细节暂不便透露。

经销商陷入传销案

“权健”陷入舆论漩涡后,不少人指出,权健的销售模式本质上是传销。早在2012年,权健就因传销涉诉。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一份判决书显示,2012年,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判处权健经销商孟某、徐某甲、战某、戴某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事发为2011年7月26日,蛟河市公安局巡警大队接到的一封群众匿名报警,称:“戴某在蛟河市以销售‘权健自然医学会保健品’的形式非法传销活动,每名会员交960元至2.8万元不等获得加入会员资格,发展下线300余人。”

依据判决书,在蛟河,戴某有一家权健火疗店,负责给蛟河做权健产品的人订货和报业绩,所有做权健产品的人都是她的下线。


9月16日中午12时,警方在蛟河市长安街某居民楼内抓捕了戴某。被抓获时,戴某的职务是皇冠经理。在权健的人人系统网络图显示,戴某非法经营的总数额为263万余元,权健公司给其返利13.1993万元。

戴某是徐某甲下线,徐某甲是吉林蛟河人,直接或间接地发展了五六百名会员。徐某甲又是孟某的下线。

孟某在2008年4月,由一位叫祝艳玲的女子带着她到了天津武清区的权健集团参观考察。

祝艳玲告诉他,只要花960元购买一副“骨正基磁疗鞋垫”,或购买“益钙素”、“益菌素”等产品,就能成为权健的会员,再次购买权健产品时可以享受半价待遇,并有资格从权健进货并销售。如果个人累计或一次消费6720元(七单)的权健产品,还能成为经销商。

成为会员、经销商后,就可以卖公司的产品并向下继续发展会员。

发展新会员有公司奖励,还可以依据下线的销售业绩提成并晋级。级别依次为“代表”、“经理”、“皇冠大使”。其中,“代表”和“经理”被细分成五个等级。

权健公司还设定了七种奖金制度,例如:管理奖、零售奖、推广奖、合作奖等等,不同等级的职务享受不同的奖金待遇,除此之外,还有轿车、房产等奖励。

孟某动了心,成为祝艳玲的下线,直接在公司交了1万元押金,权健客服部帮孟某办了一个虚拟的中心店,让他担任店长。

2009年,孟某已经升到了“皇冠大使”,并担任权健公司战略发展委员会的副主席。直到2011年9月被抓获时,他一共发展了5000余名下线。其中,包括战某、王健、徐某甲等人。战某、徐某甲是该委员会的委员,王健是候补委员。

人人系统是权健2009年初成立的新销售团队,主要销售保健品。“人人”这一名称取意自“团结”,由孟某担任该系统的最高领导。徐某甲供述称,“孟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公司束昱辉”。

每个月,戴某都会去天津参加孟某召集的人人系统组织的会议。会上,主要由孟某讲公司的奖金制度,王建偶尔来讲《成功八步授课》,还会邀请专家、教授来讲公司的发展前景、产品和病人案例等。

戴某被捕后半年,孟某、徐某甲、战某相继落网。2012年8月28日,蛟河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检方指控称,“被告人孟某在此系统内共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会员5000余人,个人非法所得人民币2,319,007元。被告人徐某甲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会员1500余人,个人非法所得人民币974,270元。被告人战某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会员2000余人,个人非法所得人民币993,387元。被告人戴某某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会员400余人,并将传销款汇到“天津权健自然医学发展有限公司”,从公司获得提成款,涉案金额人民币2,636,631元,个人非法所得人民币131,993元。”


蛟河市人民法院认定,四名被告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决显示,四名被告均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二十六万三千元至四百六十三万八千元不等。

记者卧底受害者群

12月26日,新京报记者进入了一个聚集了全国各地 “权属”(自称权健从业者家属的简称)的QQ群。群里不断有人组织声援丁香医生,还不断地有人加入群里,声称要“打倒权健”。

群里有人将自己作为“权属”的经历分享出来,其为了阻止家人再次加入权健甚至以喝安眠药威胁。

“对他们来说,万般皆下品,唯有权健高。权健就是救人的菩萨。”26日上午,一位自称“权属”的、来自湖北的王先生表示。王先生的妻子于去年5月份通过同事加入了权健,在权健经历了近一年的时间,王先生感觉妻子的行为越发怪异。

一开始,妻子告诉王先生,她要调养身体,王先生没有反对。但妻子越来越不对劲,辞了职,白天不在家,晚上打电话,说“这就是她的工作”。到后来,妻子甚至不愿意回家,24小时在外面。

王先生这才知道,妻子加入了权健。“她交了7500元的入门费没有和我说,还开始买衣服,显示出赚了钱的样子,实际上她并没有赚钱。”

王先生试图阻止妻子,令他没想到的是,权健给妻子打了“预防针”。“权健提前交代了做这个事情可能会受到来自家里的阻碍,告诉她要先瞒着家里,等赚了大钱,家庭地位提高了,就可以公开了。”

为救妻子,王先生决定进入权健,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卧底过程。

王先生介绍,甫一进入权健,就发现“大老师”们“偷梁换柱”,打擦边球。该公司一开始以保健品为噱头,拉人发展成下线,再以高额收入进行利诱。同时,权健内部互称亲爱的,妻子曾经对王先生表示,权健的“家文化”令她找到了归属感,“那里面的氛围太好了,甚至比家人更好”。

权健每天会在服务中心和工作室开“晨会”,每次30-40分钟不等。会议上,成员们会交流拉人技巧。每个月,权健还会在江苏、天津等地开几千人的大会。我妻子每个月去江苏三天,一次花费五六百,都是自费。‘大老师’还要在这五六百中赚一部分钱,通过会议也可以赚钱。”

卧底之后,王先生坚信权健是个“有着金字塔结构的传销组织”,并搜集了相关证据。为此,王先生与其他有过相似经历的受害者曾找过当地的反传销组织寻求帮助,但求助无果。

为“曲线救国”,王先生与家人联合劝说妻子怀上“二胎”,脱离权健。王先生表示,“拉”的过程中,他“掉了一层皮”。由于王先生的妻子并未在参与权健的过程中赚到钱,长时间入不敷出亏损3万多元,并非像加入之前“大老师”们吹捧的那样“一年买上宝马”,妻子暗暗打了退堂鼓。

但是,妻子在怀孕后,仍然坚持用权健的部分保健品如麦芽精等,并对王先生有所怨言。王先生认为,妻子目前还没有意识到权健的“本质”,“她觉得自己努力不够才没有赚到钱。”

“它(权健)确实害得人家破人亡、头破血流,这不是危言耸听。如果别人没有受害,为什么会说权健不好?”王先生说。

来自安徽的“权属”武先生也有同样的感受。为了将去年10月份在美容院做完火疗、加入权健的姐姐拉出权健,他于今年的三月份和四月份先后两次在权健公司卧底,并参加权健的月度“大会”。

武先生的姐姐在美容院做过火疗后,就加入了权健,连她的手机彩铃都换成了权健的广告词。“会员费7500元,交1000多元往上升,我姐姐现在大概投入一两万了,投入至今都没有回本,还想着拉人。”

武先生“卧底”权健的第一天,权健一大早就组织了所有新人去参观公司的公园、博物馆,说是“考察这个事业能不能做”。

中午参观完后,权健开始给新人上课,两小时一节。吃完晚饭,所有人还要开会,开到九十点钟。

会后还有会后会,新人们组成小组分享自己学习心得,每个人都要发言,开到12点。

会上内容有两个课程,分别为“新人课”和“方法课”。方法课有一半内容与新人课重复,讲解他们的“市场”。“之后的几天,也是早上四五点被叫醒去排队,期望能坐前面点。”武先生说。

每次在江苏等地开完每月一次的大会,权健方面都会表示,开完一次会就相当于挣20万。武先生还说,权健在拉人时,会保证一年能挣几百万。

目前,武先生的姐姐还在权健公司,试图将武先生拉成下线,“她陷入了死循环,就算我有证据,她也不听。说不挣钱,她说我有健康就行了。她还亲自举例,说自己原来身体不好,在用了权健的保健品之后就好了。”

在采访的过程中,王先生和武先生都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权健方面对于新会员非常警惕,一般要有介绍人铺垫洗脑过程,体验了权健的“火疗”,才能加入。

王先生还表示,如果直接进入权健公司,权健会表示怀疑。“因为做的时间比较长的人、最上面的‘大老师’们肯定也知道做这个东西的性质,所以他们警惕性非常高。”

在这个逾1000人的QQ群中,大部分成员均自称权健“下线”的家属。王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据他所知,这样的群还有三个。

12月26日18时许,权健品牌管理部部长王女士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回应此次事件。王女士说,周洋来到权健治病,权健方面完全是在“做慈善”,因为治疗过程中“没有收一分钱。”针对周洋父亲指控,权健公司在周洋病重时大肆宣扬周洋使用该公司产品后“获得新生”的说法,王女士表示,“公司从来没有拿孩子的事情做宣传,网上流传那些不是我们官方平台或者网站发布的宣传信息。”

而对于网络上宣传权健保健品可治病的说法,王女士也否认系该公司所为,“可能有经销商在实地销售时存在虚假宣传的问题。”

针对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各地使用权健“火疗”后烧伤的事例,王女士称,“火疗没问题,中医很早就有,束昱辉把它发扬了,使用的精油也是我们从民间收购的方子调制而成,也没问题,是操作人员实地操作时存在差异导致烧伤。”

面对有关权健涉嫌传销的质疑,王女士称,“我们是拿到合法资质的直销。”王女士表示“丁香医生在拿孩子和癌症这些字眼带流量、炒作。”

天津市武清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这边正在核实,涉及到的问题都会进行核实,如果有消息再进行回复。”
网编:爱国者

鲜花(0)

鸡蛋(0)
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林前雄[进士☆][个人频道][个人动态]发送时间: 2018年12月26日 10:38:15
中国药监局都是吃屎吗?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健康人生】【女性频道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